云生

深度失眠症患者。

我这辈子只相信红色出奇迹。

我有句mmp一定要喊出来

致赛尔号——以及童年

        今天心血来潮,突然想看看自己以前很喜欢的游戏,于是就登上了赛尔号——大概已经有六年了吧,账号密码我却仍然记得烂熟。
        登上去以后,发现一切已经完全很陌生了,精灵也一个个都是漂亮小姐姐,过去定义上的精灵完全见不到了,一开始很兴奋,满脑子WTMSB什么的,过了一会儿慢慢感到一种凄凉了,鼻尖有了一股酸意,童年最后的痕迹也不在了。我感到伤感又有些愤懑,游戏变味了,不再像以前一样单纯让人无忧,而这时脑中有几簇偶然的火花聚在了一起,令我否定了自己的所想......
       也许,无论如何童年的痕迹都会现实中慢慢销蚀,所谓游戏变了,不过是对于童年的所有必然消失这一事实难以接受而转而寻到的安慰自己的一种借口罢了,可是接受了这个事实,就能抛却对童年的追念吗?接受了这个事实,就不会再怀念了吗?
       不,仍然怀念,确实仍然怀念啊。
       不止是赛尔号——童年里夏日在树上坐着乘荫时百无聊赖的思绪,晚上晴朗夜空中斑斑驳驳的繁星,还有曾形影不离毫无忌惮的同伴......不是都停留在记忆中,渐渐被叠加、覆盖在最低部,只露出淡淡的一角吗?赛尔号陪伴过我,并一直还在已显老旧的计算机的浏览器中那个标签页里,打开就能看到,能看到以往童年时光的墓场,也能看到游戏仍有生机的现在——比起夏天的树荫和夜里的群星来说——这样已经很好了,毕竟在不久的将来,这童年时代唯一的遗物也将失去,何必还抱着自己已经老死的情怀呢。